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
关于鸿昇 联系我们
热线电话:
{130-9737-8133/}
首页
关于鸿昇
侦探新闻
调查案例
出轨取证
联系我们
调查案例

职业抓奸人

东莞侦探:女儿当第三者

发布时间:2021-11-18
东莞侦探:女儿当第三者

李小美一个人漂在北京。

 

她不喜欢回家,虽然她老家青岛,是那么美的海边城市。

 

因为工作不顺,在电视台综艺节目里打杂,受气又憋屈。因为秘密恋爱,舍不得与男友片刻分开。

 

更因为厌烦妈妈的掌控。

妈妈季佩珍,即将光荣退休的初中地理老师,对5.1亿平方千米的整个地球了如指掌,但除了工作,所有精力都花在了100多平米的家里。

 

妈妈季佩珍不是气场八米的大女主,她是一个变老了的小女人,勤快热闹,发嗲唠叨。

 

爸爸沉默寡言,自从主刀的一场手术发生了医疗事故后,更加置身事外。奶奶患阿茨海默症,顽劣像三岁孩子。

外面还有个滥赌无赖的舅舅,妈妈要做扶弟魔,费心烦神,掏钱贴补。

 

女儿像放飞的气球,远远漂在北京,线还是攥在妈妈手里,催吃饭、催睡觉、催起床。

 

典型的中国式家庭,妈妈宛如大将坐镇,指挥千军万马,老的小的,婆家娘家。

 

长假里,李小美终于回了趟家,却落落寡欢,心不在焉。

 

季佩珍兴兴头头,做拿手的蒜茄子,精心挑选丝巾,带女儿参加自己的退休宴,席间暗暗安排好同事家的精英儿子。李小美被迫营业,展示才艺,僵硬微笑。

回到家之后,母女俩激烈争吵,女孩拖着箱子摔门而去。万家灯火次第闪过,她在出租车上一遍遍翻看男上司的朋友圈。

 

刚刚还晒出搂着老婆抱着女儿的岁月静好,转眼就变成一条冷漠的横线。

 

李小美沦陷在这场令人窒息的“爱情”里,觉得生活糟糕透顶。妈妈骄傲炫耀的那个优秀女儿?她从来就不是。

 

专业不是自己喜欢的,工作不是自己喜欢的,来北京也不是自己喜欢的,只不过是为了逃开妈妈的管束。

 

只有这个男人是自己喜欢的,但他不是自己的。

Part.2

 

生活坍塌之前不会大声打招呼,却可能感到隐隐的不安,像暴雨前的闷热。

 

在季佩珍的退休宴上,丈夫李文舫接了个电话就走了。

 

他快步扎进医院,等待他的是一份妻子的检验报告单:膀胱癌晚期。

李文舫难以置信。他自己就是医生,明白这意味着绝症,更清楚患了这个病该有多疼。他自言自语:这么多年没听她说疼呢?我怎么竟然没发现呢?

 

身兼妈妈、妻子、儿媳的中年女人,独自忍耐的东西实在太多。她是家庭里最中心却也最容易被忽略的那一个。

 

孩子进门要问:我妈呢?

 

爸爸进门要问:你妈呢?

 

家人以为一切都会按照固定轨道运行,如同地球的自转与公转,妈妈不会老,更不会死。

李小美也没有想到。

 

妈妈来北京了,突然的袭击让她措手不及。车厢里塞得满满当当,棉被、酱菜、柿子、苹果,甚至一大捆青岛特产马家沟芹菜。

 

在李小美小小的家里,妈妈煎炒烹炸,洒扫擦抹。卧室垃圾桶里发现了两枚烟头,床头柜里一盒杜蕾斯根本来不及藏起。

 

季佩珍脸色凝重,长久以来担心的事情终于被证实。她知道自己的病情,更担心的却是女儿能不能独自把接下来的人生路走稳。

 

她打车尾随女儿,来到约会的酒店。

 

在酒店大堂,屈辱的李小美彻底爆发,母女俩大吵。已婚男友躲在墙后不敢露头,妈妈却在争吵中昏倒,重重倒在地上。这时候李小美才知道,妈妈来北京是治疗癌症的。

徐帆、张婧仪主演的新片《关于我妈的一切》,用残酷又温柔的方式,撕开了一个家庭的日常。

 

 

 

Part.3

 

季佩珍的生命余额只剩下4个月,头发一大把一大把脱落。她要跟疾病死磕到底,把每一天榨取到极致。

 

为了帮女儿断掉错误的感情,季佩珍拖着病弱的身体,一次次逃出医院。

 

她守株待兔,盯梢渣男,让小美不经意间“偶遇”他一家三口甜蜜温馨的场面。

 

她主动约见,请男方放手,还要忍着自己女儿被伤害的心疼,向对方的妻女致歉。

 

小美在病房里哭着指责妈妈插手她的感情,季佩珍凄然而笑:妈妈等不了了。

这一句话,戳中泪腺。

 

好像每个人从小到大,妈妈总是一个让人依恋又让人烦躁的存在。依恋与生俱来,是动物属性;烦躁却是后天养成,是社会属性。

 

她在你忙得焦头烂额时发语音、打电话,叮嘱吃饭睡觉这些毫不重要的琐事。她逼迫你在熟人面前展示乖巧和优秀。她担心你找的工作不正规,担心你行走社会受骗吃亏。她在你青春期早恋的时候强硬干涉,在你享受自由的时候张罗相亲,在你谈婚论嫁后怀疑你的眼光男友的人品。不结婚,担心你孤独终老。结了婚,又操心你吃苦受累。她仿佛把眼睛长在了你身上。

 

她唠叨琐碎,自作主张,关怀过度,甚至偷看手机窥探隐私,触到年轻人的死穴——边界感。

小时候如胶似漆,长大后敷衍疏离,我们与她们彼此总是缺少同理心,多少成年的孩子评价妈妈就是“烦人”。

 

但是,当把这一切烦人都放到生命的有效期内去看,就理解了——她只是担心自己等不了那么久。她必须在老之将至的时候,在离开世界之前,亲眼看见你,过得好。

 

一个女人的“庸俗化”,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巨大付出。

 

东莞侦探在综艺录制现场,季佩珍看见了引以为傲的女儿,看似光鲜的工作底下真实的样子:头发凌乱,争分夺秒,跪在地上写台词,被上司无耻甩锅,被艺人破口大骂。